小編找到了一篇導演陳玉慧於公視<今日不讀書-蔡康永教你讀書>節目的訪問

裡頭有一些導演對<海神家族>這本書的寫作心情與概念

也特別解釋了"媽祖"在故事中的代表意義

跟大家分享~~~

  

 

 

 

媽祖保護的台灣女兒:【海神家族】陳玉慧

 

現在旅居德國,具有國外特派員身分的陳玉慧,一方面進行新聞觀察,一方面也不停輟文學創作,年輕時急於離開家與台灣,對任何事的好奇都遠勝對台灣的好奇。

 

陳玉慧的新作【海神家族】,透過一個台灣女子的尋根溯源,以複瓣的結構層層的揭露家族幽黯與祕密,各自獨立又緊密銜接,一波波推展出衝突、分裂、對抗,而至和解的終樂章。

一心想開飛機而拋家棄子的外公、為政治獻身離鄉背井的叔公,以及被肉欲放逐在不同女人間而不能負責的父親,缺席的男人造成愛的缺席,無愛的女人只能彼此折磨、傷害,卻又不得不相互依賴。陳玉慧透過小我的描摹,影射整個台灣的命運,糅雜三代人近百年的台灣歷史,融貫民俗、宗教、歷史與人物回顧,深刻思索「台灣人」的意義,並試圖解答「我是誰?」的困惑與焦慮。

 

被德國夫婿明夏形容她像「一顆孤星」。一個無「家」的人怎麼寫家族歷史?答案就在最新長篇小說『海神家族』裡。

 

【海神家族-每個台灣人都可能有的家族故事】

 

Q:當時撰寫「海神家族」的心情??
陳玉慧(以下簡稱陳):基本上我在寫「海神家族」的時候,當然是有一個比較大的企圖,或是構想希望把自己個人歷史架構在一個…
所謂的私歷史跟公歷史之間的關係,它是一個個人的家族故事,但是我想把這個家族故事,用一個公歷史的架構呈現起來,所以很多細節上,它很吻合公歷史的一個發展,所以你看完這本書,會覺得好像看完一個台灣百年來的發展,有經過日本殖民、二二八事件、國民政府遷台、白色恐怖,一直到今天,會感覺到歷史的變遷,都在這本書裡面看到了。還有就是家族成員的消長或是增加,從別的地方比如說大陸或是琉球來到台灣,在這裡生根,這些人組織了一個台灣家族,就是一個這樣的家族故事,每一個台灣人都可能有的家族故事。寫完這個小說對我來講,台灣的意義已經不一樣了,以前好像一直覺得自己跟自己不是真的很密切,偶爾回來有時候家人都很少見,朋友也很少看到,寫這小說就很密集地在想這個問題:「我是誰?」當然我是台灣人,寫這樣的故事以後,好像自己跟這個土地的承諾就出來了,自己很清楚自己跟自己這個地方、這個土地的關係,但是同時也覺得陌生,因為我所想像所書寫的台灣,跟我現在我所感覺到的台灣其實不一定是同一個台灣,我當然很希望我書寫的台灣是真實的台灣,可是有時候會有一種感覺--現在的台灣好像已經又在變化,不過我覺得基本問題都是一樣的,台灣人有這種身分認同的焦慮,是台灣人是什麼?我是誰?我想每一個人都有這種焦慮感,政府、個人、群體都有這樣的焦慮感,我自己也有,我是透過這本書比較平息這樣子的焦慮,我知道說每一個人都是台灣人,只要住在這裡就是台灣人。

 

【媽祖代表的文化密碼】

 

Q:請問媽祖在小說中扮演的角色??

陳:我覺得它只是一個文化的密碼,一個家族故事的密碼,因為我是女性的作家,它是一個比較…當然這是別人所形容的,因為女性作家,所以妳的史觀--如果妳有企圖要去架構一個公歷史出來的時候,妳會有一個史觀,那這個史觀是不是比較陰性呢?是不是比較女性的?我選擇媽祖是因為我真的看到台灣人民跟媽祖的關係很密切,祂是台灣最重要的神祇,祂剛好是女神!

 

Q:小說中的女性總是悲情,男性總是缺席嗎?

就像我說的,女神以及女人
在台灣整個歷史裡面都是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,所以我選擇媽祖很正常;我想女性對感情比較執著,應該這樣講,其實悲情的人不一定是女性,我有時候覺得反而男生比較悲情,因為他們那種都不說的沉默感、壓抑,我覺得反而更悲情,女性因為她們比較對愛情執著,她們好像生活裡面把愛情放在很重要的地位,她們生活裡面愛情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,所以看起來她們好像比較悲苦,其實也許並不,我覺得也許剛好相反,至於男性的缺席是真的,整個台灣的歷史
,我一直覺得男性其實是很缺席的,比如說…很多時候我都覺得男性應該要站出來,或者是發聲的時候,他們並沒有,現在常常講到台灣的民族英雄,譬如說鄭成功或是廖添丁,我覺得好像還有更精彩的人物,可是還不知道他們在哪裡,可能還沒有…找到這些人,這些人還沒有真的出現,或是他們從來沒有活過。反正我覺得男性,尤其是我聽過的很多故事裡面,這可能當然是跟台灣的命運也有關係,因為台灣整個民族的命運也是很苦的,所以女性可以在她們角色裡面扮演得相當好,因為她們可以主持家務,可以把整個家撐起來,男性在那些時候其實是很無能為力的,所以缺席也不能一定要怪他們,我想可能跟命運有關…這就是我整個對台灣的感覺。

 

【書中的每個角色,都是自我的投射】

 

Q:書中的角色,最喜歡的是誰??

陳:我都喜歡,不過我當然對母親這個角色比較有一點疑問,因為我跟我母親的關係比較…複雜一點,但是我又不得不呈現我母親的焦慮,我母親的焦慮在某一種程度上也遺傳給我,比如說感情的執著,或是可以為了追求什麼不清不楚的東西離開家,這些東西其實是一樣的,我外婆也是這樣子,所以我覺得必須去這樣記載她也是一部份呈現自己自我,我不曉得~~比如說書印出來,我開始讀,我覺得我好像也是叔公,好像也是我外公,我好像真的在南洋打過戰,然後我真的在逃山,因為他逃山的心情,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可以想像,我想我是每一個人,我是外婆那種孤單隻身形影來到台灣基隆港的那個人,我是我父親為愛可以拋家棄子,然後為朋友拔刀相助,最後自己什麼都不是,好像我是我爸爸,我也是我媽媽,我也是我阿姨,我好像都是...

 

Q:為什麼小說的整個風格,總帶著一股哀傷??

陳:每次寫童年的時候
,寫著寫著,眼淚就流出來了,就覺得好像太多的事情,我以前是小孩子,並不知道我是小孩子的時候必須經歷這麼多,我只是個小孩子;那當現在那麼大了,去回顧小時候經歷這些事情,覺得那時候是小孩子,可是已經被迫當一個大人了,被迫知道這麼多事情,這麼多的…我那時候不知道有這麼多的秘密,但是我知道有什麼事情是他們大人不肯說的,他們好像經歷了什麼很奇怪的東西,他們不願意在人生裡面吐露什麼,他們可能很壓抑很多的情緒,無形中就會影響到我,像我父母怎麼對待我,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去…去管我或是管我的姊妹,他們自己忙著維生都來不及了,他們去消化自己生活的那些困難艱辛都來不及了,所以我覺得寫童年的時候是很…痛苦的,覺得好像回到那時候無助的童年,因為你是小孩子,沒有辦法幹嘛,是很無助的,所以有的時候一寫…就會自己掉眼淚。

 

【書寫海神家族,是一趟自我治療的旅程】

 

Q:在本書中有段對椅子說話的心理治療過程...

陳:那時候我邀請我父母到德國來,我想要讓他們在德國住一陣子,從出國以後,就很少跟他們相處,結果他們來以後我發現,我跟他們相處有一些問題,這也不全然是他們的關係,然後我就開始想--為什麼我情感上有那麼多好像剪不開的一種情緒?他們走以後,我陷入一種低潮,那時候我因為開始也對心理治療很有興趣,榮格學派對心理分析的一些方式很有興趣,然後我就開始接觸不同的心理治療師,有一天...我覺得他對我的幫助蠻大的,就是他問我說比如現在情緒如果覺得不好,什麼東西會讓你覺得好一點?然後我就想是吃飯嗎?是睡覺嗎?看電影嗎?什麼東西會讓我好一點,那當然我就不得不提到寫作,沒錯!寫作是讓我會好一點,然後談到我有點想要寫家族故事,可是我又沒有辦法開始,他那時候開始說「我們來和家族成員講話。」一把椅子,他說這是父親、這是母親、那是外祖母,他都幫我排好了,「你有什麼話要對這把椅子講?」他說,比如說有什話要對外婆講,有什麼話要對媽媽講,當初我對著空的椅子就覺得很難,怎麼對一個空的椅子講話?可是當我們進入治療裡頭,或進入那個情緒裡頭,我真的就對著一張椅子開始講話,好像是對著我媽媽開始講,比如說媽媽以前如何地…有點放棄她自己,所以對我們小孩子她不是很在乎,然後我突然很介意這個事情...開始跟它講說,那時候為什麼沒有想到我們?妳那時候為什麼不理我們?開始真的跟它對話;對話以後,書的架構我覺得就有點呈現,因為就是我跟家族的對話,我覺得也很有幫助,後來我幾乎跟每個家族成員都講過話,其實就是跟五把椅子都講過話,可是慢慢覺得椅子也會回話,很怪!就是本來覺得椅子不回話,然後比如說外婆,就說妳那時候是不是真的那麼苦,然後你就聽到說:「對啊!我那時候就是真的那麼苦。」也許聽到那個聲音,就像我在寫作的時候,常常聽到他們在跟我講話,我就開始寫寫…把那些話都紀錄下來,當然他們不可能跟我講什麼,比如說外婆外公他們早就都過世了,可是因為那種我覺得那已經是一種很奇怪的情緒,你開始去敘述的時候,他們自己就跳出來跟你講一些事情,當然這全部都是在我的…想像世界裡頭,可是它又是那麼真實。

 

【丈夫以前是妻子】

 

Q:在『海神家族』小說中,關於德國丈夫明夏所寫的訪談感想...

陳:因為我先生他也在寫作,然後他是德國人,他也是一個評論家,所以從他的角度來看我,也許是一個丈夫對妻子的角度,也許是一個文學評論者對於作家的角度,也許是西方遇見東方,也許是男性女性,所以也許就可以剛好呈現一些比較…應該說也比較私密的,因為他也許真的是最了解我的人,從他的那個眼光去看我是怎麼回事,也許可以幫助一些比較不了解我的讀者去了解我。

 

Q:什麼是陳玉慧現在最想做的事??

陳:我現在最有興趣的事情可能會嚇一跳,我現在最有興趣的事情就是去修行,那真的是跟我過去完全是不一樣,因為過去是對世俗事務完全熱衷得不得了,對每一件事情都非常地好奇,對人生的各種各樣可能性都充滿了好奇,到了現在突然覺得我好像不必知道那麼多,我現在其實最應該知道的是我自己的內在,沒有什麼比自己內在更有趣了,因為你已經看過世界,知道世界是這個樣子,最後發現這世界原來是你自己,而且還有好多事情不知道,關於你自己還有好多事情你不知道,所以我就變得對修行這事情很有興趣,我也開始比如說學靜坐或是氣功,當然我沒有那個天份,我非常非常嚮往,然後我如果真的辦到,我會覺得那真的是不可思議,人生就完美了,這是我最想做的事情。

 

 

 

文章節錄自:公視 <今日不讀書-蔡康永教你讀書>  第50集 讀『通俗』‧『海神家族』-陳玉慧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海神家族Mazu's Bodyguards

mazusbodyguar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超有趣
  • 來喔點小防子喔看網站喔

    看一下唄